分析 |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央行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项目进展顺利

近日关于央行数字加密货币的新闻频发,自19年7月初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表示,国务院正式批准了数字加密货币的研发,目前央行已经组织人力开始了项目进展。

王局长在《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介绍了对Facebook Libra、央行数字货币和数字金融的最新研究。王信表示科技的发展使得过去交易、行业限制在数字时代都不存在,Facebook Libra等稳定币作为支付工具,如果得到广泛使用,能够更多地发挥货币职能,进而冲击法定货币并降低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货币背后是利益、权力、国际政治、外交。如果一种支付工具发挥货币的职能,必然会冲击法定货币,从而对一个国家货币调控、金融调控、各方面带来直接影响。"

就在近日央行又发出声音,表示数字货币的项目进展顺利。2019年8月10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陈元、周小川、蔡鄂生、尚福林、黄奇帆、黄益平、屠光绍等金融大咖与会讨论新全球政治经济条件下的金融业开放、数字货币发展全球前景等中国和全球经济金融领域的热点问题。论坛主题聚焦"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

CF40特邀成员、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8月10日下午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他在演讲中透露,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从去年开始,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就已经是996了,做相关系统开发,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此外,他还就央行数字货币的双层架构设计原理与所要考虑的因素,及数字货币落地中可能碰到的现实问题进行了比较详细的阐述。

以下为穆长春演讲全文

今天我想讲一下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实践,就是DC/EP。2014年夏天的时候,周行长有一天讲,我们要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当时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比如说,为什么要在电子支付已经这么发达的情况下,还要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再比如,这个技术路线该采取什么样的技术路线?是采取区块链还是采取集中账户体系?比如付息不付息、组织架构如何安排等等。我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研究,也得出了一些成果。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从去年开始,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就已经是996了,做相关系统开发,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先说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的问题。一开始,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做了一个原型,完全采用区块链架构。后来发现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的法定数字货币是M0替代,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高并发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去年双十一的时候,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笔/秒,比较一下,比特币是每秒7笔。以太币是每秒10笔到20笔,Libra根据它刚发的白皮书,每秒1000笔。可以设想,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说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双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采取双层运营架构还有以下几个考虑:

首先,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资源禀赋、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对于智能终端的接受程度,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这种经济体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意味着央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这种情况下,会给央行带来极大的挑战。从提升可得性,增强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出发,我们认为应该采取双层的运营架构来应对这种困难。

第二,人民银行决定采取双层架构,也是为了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促进创新,竞争选优。商业机构IT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比较成熟,系统的处理能力也比较强,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人才储备也比较充分。所以,如果在商业银行现有的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和服务体系之外,再另起炉灶是巨大的资源浪费。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机构可以进行密切合作,不预设技术路线,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行。后来我们发现,Libra的组织架构和我们DC/EP当年所采取的组织架构实际上是一样的。

第三,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人民银行已经开发运营了很多支付清算体系、支付系统,包括大小额,包括银联网联,但是我们原来所做的清算系统都是面对金融机构的。但是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要直接面对公众。这就涉及到千家万户,仅靠央行自身力量研发并支撑如此庞大的系统,而且要满足高效稳定安全的需求,并且还要提升客户体验,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从技术路线选择,还是从操作风险、商业风险来说,我们通过双层运营设计可以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到单一机构。

第四,如果我们使用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单层投放框架下,央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央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这种情况下会抬高资金价格,增加社会融资成本,损害实体经济,届时央行将不得不对商业银行进行补贴,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颠覆现有金融体系,回到1984年之前央行"大一统"的格局。

总结下来,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适合我们的国情。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第一段完)

对此各位小伙伴你们的看法是怎么样的呢?欢迎留言与我们讨论!

最快了解链圈/币圈的方法其实就是多读一读各种币或者项目方的白皮书,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南京区块链”可以免费获得千份白皮书下载,让您更加了解区块链世界。

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勿擅自转载。授权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一旦发现侵权,作者将会追诉侵权者法律责任。

作者:大白

来源:赢和财经-南京区块链

本文来源: 赢和财经 文章作者: 小桃子
    下一篇